• 游客 您好,歡迎登錄南儲商務網
  • 登錄
  • |
  • 注冊
客服電話:400-001-5111
 

宏觀經濟步入下半場 第三季度是關鍵

南儲商務網 http://www.eeqjej.co 2019年07月23日 08:44

在交出了上半年成績單后,中國宏觀經濟正式步入下半場。

7月16日,國家統計局發言人毛盛勇在解讀上半年經濟數據時明確指出:“下半年,外部環境較復雜,國內經濟面臨下行壓力,但經濟平穩運行的基本面不會變,而且現在政策儲備還有很多空間。”

回顧上半年貨幣政策,在保持穩健基調的同時,央行也通過各種創新工具的使用,向市場投放了合理充裕的流動性。

從5月15日開始,央行開始對服務縣域的農村商業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分三次實施到位,而第三次存款準備金率調整在7月15日實施,釋放了長期資金約1000億元。

“總體來看,上半年的貨幣政策體現了結構性的特征,通過定向降準等工具的使用,對小微企業等重點領域提供了專門的定向支持。”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7月20日,央行發布的《中國區域金融運行報告(2019)》指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適時適度實施逆周期調節,根據經濟增長和(00001)價格形勢變化及時預調微調,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相匹配。

“下半年貨幣政策的走向不會有大的變化。”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徐洪才向時代周報記者指出,“在保證流動性合理充裕的前提下,貨幣政策工作重點應該是構造利率走廊,完善國債收益率曲線,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

逆周期調控再次發力

伴隨著經濟周期下行與逆周期調控政策的不斷角力,上半年宏觀經濟實現平穩運行。

國盛證券固收首席分析師劉郁在最新一份分析報告中指出,上半年的經濟走勢呈現出較為明顯的“電風扇”特征,即“2月較差,3月較好,4—5月較差,6月較好”。在積極的財政政策與穩健的貨幣政策的發力下,今年第一季度GDP增速為6.4%,取得了開門紅,3月份的表現尤為亮眼。

以金融數據為例,截至今年3月末M2余額為188.94萬億元,同比增長8.6%,創下近13個月的新高,新增貸款達到了1.96萬億元,其中表外融資更是由負轉正,信托貸款同比多增884.9億元,票據融資環比多增4470億元,系列表現都超出了市場預期。

隨著一季度各項經濟數據超出預期,貨幣政策也暫時進入觀察微調期。4月12日,央行在第一季度例會中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把好貨幣供給總閘門,不搞“大水漫灌”,同時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由此,4月份數據環比下降,新增貸款僅為1.02萬億元,較上月減少6700億元;社融增量1.36萬億元,環比幾近腰斬,同比少增4161億元;兩者均處于2018年以來較低水平。

隨著外部環境的變化和經濟下行壓力的加大,5月、6月份的逆周期調控再次發力。以6月為例,Wind數據顯示,6月份央行累計開展逆回購操作8250億元,兩次開展MLF操作共7400億元,合計投放資金15650億元,對沖當月到期的7950億元央行逆回購和6630億元MLF之后,實現凈投放1070億元,連續第3個月實現凈投放。

值得注意的是,6月24日DR001一度跌穿1%至0.994%,創下近15年來新低,上半年收官之際,央行在熨平銀行同業市場的波動和應對季節性因素等方面,都順利地通過了流動性的年中大考。

不過,中信證券(22.80 -1.64%,診股)(06030)固收首席分析師明明指出,觀察6月金融數據,企業部門貸款增速甚至同比小降31億元;同時貸款期限結構也難言樂觀,企業中長期貸款增速同比降1500億元,而企業短期貸款同比增加1816億元,貢獻了短期貸款的大部分增量,整體信貸結構仍然以居民戶、短期化為主要特點,新增的“投資性”信貸顯示不足,居民中長期信貸仍然是主要支撐點。

當下,貨幣政策是否會像4月份那樣作出微調?劉郁指出,6月經濟數據反彈,另外在流動性分層、貨幣傳導不暢的前提下,央行像4月那樣明顯收緊流動性的概率不大。

第三季度末是政策敏感期

步入下半場,外部因素和下行壓力更考驗貨幣政策的靈活性。

交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指出,二季度經濟指標普遍出現季末上翹,近期需求可能走穩改善,但仍有待觀察。“6月投資、消費、工業增加值都出現季末上翹,根據近年來經驗判斷,可能難以形成趨勢性回暖。7月份消費增速可能回落到9%以內,工業增加值增速回落到6%以內。”

與此同時,在積極的財政政策更加加力提效的要求下,包括減稅降費、地方債發行以及財政支出維持較高增速在內的系列措施,配合寬信用帶動的社融增速反彈,讓宏觀經濟得以平穩運行。

劉郁指出,進入下半年,財政政策受到限制,支出力度很可能不及去年同期,6月份的專項債新規規定了專項債滿足條件可作資本金,本質上是在利用有限的財政資金撬動更多的信貸資金,而這恰恰需要貨幣政策加碼為前提—“在這種背景下,下半年貨幣政策為財政政策接力的必要性上升。”

另一方面,在全球經濟下行壓力增大的背景下,各國央行相繼掀起了降息潮。7月18日當天,韓國、印度尼西亞、烏克蘭、南非四國央行先后宣布降息。隨著全球降息帷幕的拉開,中國央行將如何應對?

“下半年并不排除降息的可能性,但從央行使用的工具來看,降準的可能性會更大一些,但具體還是要看經濟環境的變化會帶來什么影響。而如果實施降準,或將在第三季度末、第四季度初進行。”趙錫軍進一步指出,“一般來講,第三季度經濟運行的表現是全年的重要參考,如果表現異常,則需要在第三季度末作出相應調整,采取相關措施,以令全年能保持經濟平穩運行。”

明明指出,以定向工具和價格工具為代表的貨幣政策或將在下半年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在降準空間相對有限的情況下,降準頻率下降,更多地使用公開市場操作已經成為今年以來貨幣政策的重要特征,定向工具將會被更多地使用,如MLF的定向支持或TMLF。

轉載本文請務必標明:文章來源于南儲商務網,更多資訊請加微信號:nanchu1688。

 

分享到:
來自:時代周報
宏觀經濟 逆周期調控 相關的新聞:
吉林省11选5开奖